「凤凰」飞过天山──媒体对新疆的片面解读

Posted: 2015年12月1日 in Original Thoughts
wanglequan1
名家  2015年11月29日 | 作者:马海云 | 专栏:观念平台

「凤凰」飞过天山──媒体对新疆的片面解读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1718

 

10月12日,凤凰网推出「新疆去极端化调查」长篇调查报道。据悉,该网主笔陈芳在4月初,「歷时近半月,走访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和田县、于田县、喀什地区叶城县、莎车县、疏附县、喀什市,伊犁州伊寧县,对话数十位基层、地厅、自治区级官员等,就新疆「去极端化」工作展开深入调查。」从后文来看,这位主笔以「沿街走访」、「探访监狱」等形式走访的县市还包括伽师县、玉田县、乌鲁木齐等。

换句话说,除去正常的交通和作息时间,「近半月」之內走访十多个县市意味著该主笔在每个地方的滯留时间还不到一天。

去过新疆的人都知道,两周之內,即便是走马观花式旅游,两周之內游歷天山南北十多个县市也绝非易事(除非有特殊的交通和后勤安排)。在如此短的时间內,该主笔不但要「深入调查」,还要「沿街走访」、「探访监狱」、「对话」「数十位」基层、地厅、自治区官员,其效率不可谓不高。

更绝的是,如此行程居然也能衍生出「新疆去极端化调查」系列重磅稿件:《主稿:新疆去极端化调查》、《独家专访新疆政法委书记》、《新疆五县书记谈基层去极端化》、《南疆两位乡镇干部眼中的去极端化》、《本土学者谈外界对新疆的误读》。

儘管文中多处刻意提及「村落」、「走访」、「20万干部下基层」、「村委会」、「基层组织」等疑似走村串巷的暗示,但通篇报道连一个维吾尔民寻常百姓的访谈都没有。这一所谓的「深入调查」充其量也只是个专门安排的特殊旅游而已,而其泡製的所谓重磅稿件,至多可称为新疆维稳官僚访谈录。

所以,不难理解,该主笔在新疆的大街小巷没有看到或听到在维吾尔居住地早已实施的震惊世界舆论並置中国外交于尷尬地步的粗俗宣传和粗暴政策,如各地清真寺门口的以维、汉双语书写的「严禁学生和未成年人进清真寺」的警示牌,甚至连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伊犁州卫生局也编印了「不得封斋做礼拜」的维稳宣传材料,更不说某些地区强制禁止维吾尔人使用穆斯林名字的极端做法。

透露官员真面目

当然,凤凰主笔更不会听说阿克苏路边哨卡甚至枪杀过路女教师李文洁一事,也没有可能去读「7.5检查清真寺礼拜情况的驻村日誌」,当然也绝不会提及斋月前夕和田地区组织的维吾尔人啤酒节等地方性政策和实践。嘲讽的是,该主笔就「深入调查」过上述地区。

当然凤凰主笔的维稳官僚访谈录也不经意地透露出新疆维稳官员的真实面目。如一位自治区厅级官员向凤凰网坦言,「在新疆工作这么长时间,还真没有认真研究过宗教,对诸如『伊吉拉特』、大小『吉哈德』、『台比力克』、『盖德尔夜』、四大哈里发、瓦哈比等真正含义確实不清楚。」

没有认真研究过宗教就能编写《如何区分正常宗教活动、非法宗教活动、民族风俗习惯、宗教极端思想的界限》,就能將地方官僚体系当成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这绝对是世界宗教管理史上的奇葩。

新疆官员及其幕僚不但对维吾尔人的宗教无知,当然更谈不上对维吾尔生活的瞭解和对其生活习俗的尊重,新疆地方官员甚至对中国基本国情的无知都能惊爆眼球。如最近阿克苏组织的「爱国主义」啃囊活动居然啃出了不含台湾、海南等岛屿的中国地图,公然以「爱国主义」之名行分裂主义和台独主义之实。20万干部下乡,甚至连维吾尔人的饮食习俗都不瞭解和尊重,维吾尔人吃囊是掰而食之,而不是啃而吞之。

这一「深入调查」报道发佈时机也耐人寻味。其一,尤其是在今年斋月后,中国积极调整新疆地方的极端反宗教政策,力图避免新疆宗教问题成为「一带一路」的绊脚石,同时大力推进新疆的反腐。隨著中央政府反腐的深入,新疆公安、宗教、兵团等机构的腐败份子逐渐浮出水面。

换句话说,中国已经认识到,新疆的「反恐」和「反腐」同样重要,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反腐」就是「反恐」的重要组成部分。凤凰网的「重磅稿件」在中国调整新疆宗教政策之际,仅仅根据两周之內对几十个维稳官员的访谈,大肆舆论渲染新疆「三股势力」危险,高调歌颂维稳官僚,试图以「反恐」舆论掩盖「反腐」呼声。

深入了解是尊重

其二,在本月俄罗斯军事打击敘利亚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组织(IS)之际,以色列情报机构操控的宣传机器及其游说集团通过夸大「东突」在敘利亚的存在,大肆鼓吹中国出兵敘利亚。值得注意的是,在有关中国新疆问题的敘述上,包括香港台湾在內的的华人面孔(尤其是智库和媒体人员)也蹊蹺地在这一时间点加入这一宣传。

其三,在凤凰网发佈这「重磅稿件」一周前,长期报道新疆问题的《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AndrewJacobs)刚发佈有关新疆採访系列推特报道。和凤凰网的维稳官员採访录相反,杰安迪图文並茂地展示了新疆基层社会的真实状况,如公安、医院等部门对维吾尔刀具、服饰、鬍鬚的管制宣传、警察在喀什老城监督实施「靚丽工程」、禁止著装不適的维吾尔人进入喀什老城、协警的遍佈、路边哨卡的林立、宣传部门官员对外国记者的全天候跟隨、甚至宣传部门官员在精通汉语的杰安迪面前要求翻译「不要翻译不利于中国的地方」。

由于国情不同,不同国家的媒体人报道新疆问题的角度各异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仅仅在两周之內飞跃了天山南北十几个县市、会面了数十名维稳官员及其幕僚,就写出有关诸如「三股势力」「去极端化」等所谓的「重磅报道」和「深入调查」,则不但不专业,甚至不道德。

受过专业和语言训练的人类学家,即使为了瞭解一个小村落,都需要和当地人同吃、同住、同劳动至少六个月。当然,要求一个网站的写手遵循基本的学术规范和道德也不切实际。

但是,一句维吾尔语也不会、一个维吾尔百姓也没有访谈、一个只走维稳路线的主笔,两周走遍天山南北十几个县市就拋出关乎一千多万维吾尔人、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新疆的所谓「重磅报道」,其炸伤的绝不仅仅是中国的维吾尔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