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警惕新疆反恐政策的法國化/作者:馬海雲

Posted: 2015年11月16日 in Original Thoughts
tcdnews_039
tp://www.cdnews.com.tw 2015-11-16 20:26:00

 繼年初法國的《查理週刊》因為刊載侮辱穆斯林先知的漫畫而遭受攻擊以來,週五的恐怖襲擊又一次血染了法國、震撼了世界。 根據目前披露的有限資訊,這是同法國處於交戰狀態的伊斯蘭國發動的恐怖報復襲擊。 儘管今年針對法國的每一次襲擊都有其具體的導火索,但梳理法國政權同穆斯林公民的關係,總結其經驗教訓,對於預防恐怖主義攻擊不無裨益。

也許是作為現代世俗政治體系和三權分立制度的開創者,政教分離原則成為近代法蘭西民族國家和民族文化的重要認同標杆。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政教分離終結了中世紀基督教神權政治的黑暗,以現代民族國家的形式實現和恢復了羅馬帝國世俗政權對宗教的控制。 崛起後的世俗民族國家法國便通過殖民主義、資本主義、帝國主義以及民主主義參與了不同階段的世界體系建設。 其結果是,在北非和地中海東岸對穆斯林國家的長期殖民統治和二戰後 “法國聯盟”的建構事實上擴大和瓦解了法國作為一個單一民族國家的想像和現實。 但是,正值冷戰之際,短暫的法國聯盟解體之後,法蘭西只是作為一個介於美蘇和第三世界之間的二流國家,蛻變成一個混合了殖民地人口(主要是穆斯林)的不太單一的民族國家。

1989年開始的“蘇東劇變”為法蘭西大國重新崛起和文化自我定義提供了天賜良機。 法國的文化民族主義開始影響國內政治。也就是從 1989年開始,法國穆斯林女學生的頭巾便成為國內政治焦點。 90年代中後期對學生穿戴宗教裝飾品(如頭巾)的爭論便成為法國政治和選舉不可回避的話題。 其結果是“頭巾法案”在2004年得以通過,成為法律,從而實現了法國教育的“法蘭西化。” 2010年,法國開始擴大到在所有公共場合禁止宗教服飾。奇怪的是,四年以後,萬里之外的新疆烏魯木齊市也效法並通過《烏魯木齊市公共場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規定》的法式法規。 僅僅一個月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便決定批准《烏魯木齊市公共場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規定》的實施。

“蘇東”解體以後的法國不但政治化穆斯林公民的頭巾,而且也政治化穆斯林的飲食。 正如英國《衛報》在 2015年10月13日報導的那樣,巴黎南郊的切利瑪紮林小鎮又掀起了豬肉政治,即該鎮的公立學校取消了學生的飲食選擇,而一律開始提供豬肉。 換句話說,法國穆斯林公民同樣作為納稅人,他 們子女在公立學校僅僅因為宗教信仰卻無法和其他孩子那樣得到自己能吃的食品。正如一位法國官員所說的那樣,豬肉的問題僅僅是個象徵,它揭示的是2017年總統選舉中的世俗主義爭辯。 極右翼總統候選人薩科齊早已在法國電視臺上公然支持此舉, “如果你的孩子需要吃宗教飲食,那麼就去私立宗教學院。” 無獨有偶,就在前兩天,法國堅持給伊朗總統的國宴上酒而導致國宴取消,90年代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劇變後崛起的法國的傲慢與偏見由此可見一斑。

而作為同樣是民主、世俗、傳統文化保持更好的國家日本,卻在對穆斯林文化理解和寬容方面提供了東方的智慧。 據“朝日新聞”11月11日的報導,日本“更多大學為穆斯林學生準備清真食品。” 日本的一份學生報紙“朝日中高生新聞”甚至早在2014年11月9日呼籲學生嘗試清真飲食以便更好地理解異文化。甚至同為中華文化圈的臺灣,近幾年因營造對穆斯林友好的社會文化氛圍而吸引了大量的穆斯林遊客。不僅如此,值此敘利亞人道危機之際,臺灣的慈濟基金會更是通過在土耳其細緻周到的慈善服務樹立了臺灣高大上的軟實力形象。

嘖嘖稱奇的是,另一東方大國中國,在法國豬肉風波發生僅僅一周後,在實名註冊的微博上,一個自詡為(公安部) “指揮中心副主任 、公安部十佳青年、全國優秀人民警察 、三級警監”的博主就在10月24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國家應警惕宗教教法的出現”的微博文章,公然迎合和極端化法國右翼的宗教政策。他在這一微博中公然聲稱, “若一款標明清真的產品,即使其標示含有豬肉成份,那麼其成份既已標示,便不涉做假範圍,乃屬商家自由理解清真和自由使用範圍,任何人都無權對其有所干涉。 ”如此及時地在微博上煽動比法國更法蘭西的民族宗教仇恨言論,其動機不得不引起中國政府的重視。

最有意思的是,在巴黎恐怖襲擊發生之後,一則姍姍來遲的有關新疆反恐的圖文並茂的微博“洩密”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據報導,巴黎恐襲發生後,公安部披露,新疆警方攀山越嶺,對一夥持槍恐怖分子展開長達五十六天的追剿, 恐怖分子全部被殲滅。 據悉,這夥恐怖分子或與新疆拜城一個煤礦的恐襲事件有關。 另據上述“指揮中心副主任”的微博披露,“2015年9月18日,在中國新疆拜城一夥持刀暴恐份子在深夜人靜時襲擊了一座煤礦。他們首先殺死了警衛,然後襲擊了在宿舍床上睡覺的礦工。據受害者親屬和居民說,這場殺戮最終導致逾50人死亡。”海外媒體早已在9月22日揭示了來自三個維吾爾家庭成員參與此次攻擊。 根據當地幹部的敘述,實施攻擊的三個家庭由於遭受新疆持續不斷地“去極端化”運動騷擾。 甚至在一次組織的公開跳舞活動中,當“爾薩(攻擊者之一)的一成年兒子拒絕跳舞後,被鎮黨委書記掐住脖子推到舞場當中。

如此重大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新疆政府居然等到法國發聲恐怖襲擊後才以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微博形式巧妙“洩密”。 路透社在 11月14的報導中就已敏銳地注意到這一“洩密”方式的特殊性、時效性和其試圖建構與法國的相關性。 在“中國不同尋常地展示反恐畫面“的報導中,路透社特意留意到其中一張照片提到“(新疆的這一反恐行動)今天下午4:40,戰鬥結束” (剛好56天!)換句話說,巴黎發聲恐怖襲擊之後的第二天,這一詭秘微博短文才以精確到小時的凱旋式總結宣告了新疆反恐勝利。 路透社同時也捕捉到這一資訊最早由公安部微博釋出,旋即消失。 新浪網、中國網、網易都轉發了這篇題為 “新疆警方追擊56天,全殲一批暴恐分子。”最值得觀察的是,這一“洩密”及其轉載很快都被刪除,其背後動機更值得思索。

從法國的右翼政治和選舉政治(頭巾和豬肉)到烏魯木齊的禁止頭巾的地方性立法,從巴黎襲擊到中國反恐展示無不透露出一種巧妙地安排和佈局,即新疆反恐的法國化。 筆者已在 “中國《反恐怖主義法》出臺背景”一文中指出,在周永康領導下的中國公安部在9/11 事件發生發生之後便借機成立“反恐協調小組。” 而美國奧巴馬上台之後,美國反恐戰略已經已經由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共和黨的反“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意識戰爭轉為民主黨更為具體、更具操作性的懲罰 “ 犯罪份子”的斬首行動。 而中國公安部不但沒有及時調整應對美國的這一“去反恐”戰略轉變,反而變本加厲地將“反恐協調小組”升級為“反恐領導小組”。

更值得關注的是,在後來周永康主政政法委時期,新疆在 2009 年11月21日牽頭成立了所謂的“天山工程” ,直接領導西北五省的“國家文化安全”工作,不 斷地攜“天山工程”以令諸省,甚至時至今日動輒拘捕鄰省官方認可的穆斯林宗教領袖,甚至以“反恐”行動掌控中國有關新疆的學術與輿論話語(如“新疆工程” 、 “新疆13”等巨額社科項目和事件以及最近鳳凰網的反恐頌歌)。

甚至在國際反恐層面上,在美國中亞反恐戰略轉型已成定局的情況下,新疆反恐政策的法國化轉變異常顯眼。 如前所述,甚至在全國人大都沒有討論實施關涉國家主權和安全的法律之前,新疆居然實施各種極端的地方性法規(甚至穆斯林群眾拒絕和幹部握手行為也成了極端主義表現),最終造成2015年土耳其等國家的大規模抗議,直接破壞中央的“一路一帶”建設和民心相通工程。 反思和清除周永康“反恐”遺產及其與新疆之關聯、去除中國反恐的新疆化和新疆反恐的法國化或許才是中國作為一個獨特全球大國在終結恐怖主義方面可能的貢獻。

(馬海雲,美國霜堡大學歷史系教授,主攻中國伊斯蘭教文化和穆斯林民族以及中國-伊斯蘭世界關係研究)

【中央網路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