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穆斯林食品的政府监管问题

Posted: 2015年05月18日 in Original Thoughts

zb_logo

http://www.zaobao.com.sg/forum

据新华社消息,2015年5月1日青海省省会西宁市东关清真大寺对面的“A里西饼”清真店的食品配送车内发现猪肉及其它非清真原料。这一由青海省西宁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颁发了“清真”许可牌照、并且在青海历史名寺——西宁东关清真大寺——对面经营十多年的清真蛋糕店居然出现如此现象,不但激起了当地穆斯林的极大愤慨并集体自发地销毁了该店的剩余假冒伪劣食品,而且也引起全国穆斯林群众对此事的极大关注。据报道,西宁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和区委区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及相关部门在事发当天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了解情况,并召开专题工作会,要求市民宗、公安、工商、食药监、开发区管委会及城东区政府连夜展开调查处理。

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早已恶名远扬。从三聚氰胺到地沟油,每一次假冒伪劣的食品安全事件都足以震惊世界。这些食品安全问题主要同商业道德的缺失、市场监管水平的低下等经济和市场因素有关。尽管小心翼翼地恪守着严格的清真饮食生活方式,生活在这一大染缸中的回族穆斯林自然也摆脱不了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所带来的食品安全影响。除了这些由于不规则的市场经济带来的传统食品安全挑战之外,此次西宁清真蛋糕店中出现猪肉事件不仅仅是简单笼统的传统食品安全问题,而是同管理穆斯林饮食行业的民族宗教部门直接相关。众所周知,除了工商部门以外,中国穆斯林的清真食品的经营审查和许可牌照都是由国家特定部门——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垄断的,据说是为了确保穆斯林食品的清真性,即不得含有穆斯林的饮食禁忌成分(如猪肉)

此次猪肉蛋糕店事件揭示了中国宗教、尤其是中国伊斯兰教管理中的重大问题。即西宁民宗委是如何批准 “A里西饼”的清真资质、又是如何监督其食品清真的呢?只要在西北穆斯林聚居区生活过的少数民族都清楚,所谓的清真许可和清真招牌在民宗部门手里只是个A钱的垄断工具而已,清真许可和牌照贩卖给非穆斯林商店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由于西北清真餐饮业的店铺数量惊人,清真许可和清真招牌的办理收入难以计数。其实清真许可和招牌的贩卖只是把持和垄断民族宗教事务部门的发财工具之一。正如2015年1月16日《环球时报》所揭露的那样,新疆宗教官员利用垄断的朝觐特权,大肆索要、收受贿赂。其实这一现象同样遍布中国内地穆斯林聚居地。每个符合朝觐条件的穆斯林要申请下来一个朝觐手续和名额,都要给民宗部门贿赂数千到数万。根据2014年中国官方许可的朝觐人数(1.45万)来看,即使每个手续贿赂以一万元计算,那么民宗部门每年在穆斯林朝觐事务上的贿赂收入则至少在1亿到1.45亿元之间。其他诸如阿訇的考试、寺院教长的任命等方面的腐败更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

民族地区靠民族和宗教腐败的部门远不止专门经营民族事务的民宗部门。其他只要同“民族”、“宗教”挂钩的正常国家执法部门也靠“民族”和“宗教”敛财。众所周知,西北五省的少数民族公民基本上都无法按照中国的国家法律正常地申请护照。在中国正常省份办理一个护照的费用也不过一二百元手续费,但是西北五省少数民族州县在所谓的“护照调控”的黑暗政策下(据说是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制定的部门政策),少数民族的护照基本上只有向地方公安和出入境部门大量行贿才有可能办到。如果每本护照贿赂费用以1万元计,在2014年中国出国人口突破1亿大关的情况下,即使西北五省出口人口只占全部出国人口的百分之十,那么也达1000万。即使少数民族公民只占西北出国人数的百分之十,那么至少也有100万。如每本少数民族公民的护照办理费以1万元计,每年西北公安部门仅通过公开的“护照调控”、私下的大肆贩卖护照收入保守计算也要达到1亿。笔者父亲就曾因赴美国参加笔者毕业典礼而需要办理护照,被青海省湟中县(回族聚居)公安局几番刁难之后,最终在被勒索了几千元所谓的“押金”之后才予以办理,而所谓的“押金”至今没有归还;而母亲的户口所在地在距湟中县五十公里之外的汉族县城湟源县,其护照办理只需通过正常程序、花费正常的手续费就得以办成。区区百里之隔,少数民族州县和汉族州县恍如两个世界。前几年甘肃临夏公民马志芳的孩子获得马来西亚大学奖学金但却因为无法办下护照而耽误孩子求学一事只是揭开了当地公安部门的肮脏护照生意之冰山一角。即使现在,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公安部门和旅游部门相互勾结,强迫公民在出境之前先提交旅游发票才可以审理护照申请。一统中国境内居然还有无数靠“民族”和“宗教”事务而蒙头发大财的各个独立王国,这也堪称中国特色之代表和民族地区之特色。

诸如申请朝觐名额和办理护照等事项因其隐私性和个体性而没有发展成群众性抗议。但是涉及如由民宗部门垄断、兜售清真饮食手续和招牌给出售猪肉制品的所谓清真蛋糕店这样的问题,则由于其受害面太广而很容易激起穆斯林大众的集体愤慨。而地方官员往往利用群情激愤把原本追究民宗部门官员的重大法律责任开始以“稳定”、“打砸”的名义向穆斯林群众倾斜。一些居心叵测的媒体也趁机跟进,不但是非不分,反而本末倒置,把产生重大民族、宗教问题的官员责任向穆斯林群众转移。如中国的网易新闻在报道此事时居然说“西宁的清真蛋糕点遭穆斯林砸店”(穆斯林砸清真的蛋糕店?连基本的逻辑都没有!)不但转移问题的根源,而且也转移话题本身。无知的媒体如凤凰网和搜狐网也都以含有“穆斯林砸店”的标题报道此事,而对于背后由于中国民族宗教部门垄断、贩卖清真手续和招牌而造成此类群众事件一窍不通或者一字不提。

如果说中共建政初期民族和宗教部门在当时特定场景下发挥了团结各民族、建设新中国、维护国家统一的作用,那么在新中国已经成立60多年、并且已经步入正常现代法治国家的轨道的情况下,这些不伦不类部门的存在本身及其腐败造就了民族宗教问题。正如此次猪肉蛋糕店事件所反映的那样,如果没有青海西宁民宗委的清真授权,那么这个商店又如何在西北四大清真寺之一的东关大寺对面出售猪肉食品?此次事件使得青海省民宗委这类部门不但丧失了这些部门仅存的少许信用,而且间接成为国家和穆斯林公民正常关系的绊脚石。从历次的所谓调查处理的结果看,此类造成大规模群众抗议的真正肇事者(如此事件中的青海西宁民宗委)都不会受到严厉惩罚,而买到了清真饮食许可手续但却欺骗性出售了假清真的A里西饼则会被问责。正如中国最高领导人反腐强调和实践的那样,民族宗教事务从来都不是小事情,它很容易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和谐甚至国家安全或国际影响。对造成民族、宗教等集体性重大事件责任人的处理很难再以“检查”等简单的行政处理敷衍了事,而应该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罪”进行严厉惩罚。如是,那么至少由于中国民族宗教部门的腐败和不作为、乱作为问题而导致的诸如西宁猪肉蛋糕店这样的民族宗教问题则会很难或很少发生。

马海云,美国霜堡大学历史系教授,主攻中国伊斯兰教文化和民族以及中国-伊斯兰世界关系研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