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如此反恐:从地方到中央

Posted: 2014年05月1日 in Other authors

xijinping
4月30日乌鲁木齐南站的爆炸案再一次揭开了天安门撞车事件和昆明暴恐事件印刻在中国公众心上的伤疤。更为严重的是,这一事件居然是在中国的“反恐”进入高潮之后的及时反应:中国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国安会组长、政协主席、民委主任以及中央国家机关的智囊等在高调访问新疆、亲授“反恐”大旗之后发生的。这一暴恐事件(尚需佐证)再一次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越反越恐”。

为什么说“越反越恐”呢?是因为它没有搞清楚暴恐的主题和客体究竟是谁?时至今日,中国人民对于天安门撞车事件的包括一老人在内的一家三口“暴恐分子”居然没有一个详细背景资料的揭示,没有说明这些“暴恐分子”接受了哪些训练、参加了哪些组织等。同样的问题也存在几乎所有的暴恐事件中,即使暴恐如昆明事件,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公布这些参与者的动机、组织、机构等信息。那么很显然,中国人民纳税圈养的警察、公安等暴力部门,居然没有揭示那些伤害中国纳税公众的袭击者的详细信息。但奇怪的是,即使普通的刑事犯罪,在当代享有一定程度信息自由和公开的中国也有披露,那么对于如此罪恶滔天的“暴恐”份子的背景信息却没有披露呢?这也许反映了中国反恐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谁是恐怖份子?他们为何施恐?即使那些已经被抓、被杀的暴恐分子,中国人民也没有基本的知情权吗?

“越反越恐”不仅仅是因为它无法可操作性地、无意识形态地回答上述问题(千万别和我说“三股势力”,只有鬼才知道什么是三股势力)。更主要是因为中国反恐的主体也颇有中国意涵、边疆遗产:从王乐泉主政的新疆发展而来的一系列反恐运动:如反“三股势力”、“反恐”军事演习等尽管其实磅礴、声势浩大,但不知枪炮指向何人?换句话说,有关中国主权和安全的都等大事如“反恐”居然是中国的一个新疆地方政府宣传、实施、推广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反恐这件事上,乌鲁木齐就是中国的政治中心,新疆政府其实就是中国的中央政府。以国家主权和安全为名行新疆地方独立王国之实的伎俩其实在民国军阀时代早已玩的滚瓜烂熟,而自王乐泉主政的新疆地方政府只不过是在攫取新疆地方资源的同时,也顺便挖掘了一点近代“新疆王”携“主权”和“安全”而为自身谋利的历史遗产。如此而已,无他。反观美国,在对待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这件关乎公民身家性命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有 Homeland security 在统筹负责、由FBI和CIA在调查侦办。也就是说,有关恐怖主义的生意不是哪一个地方“托拉斯”政府就可以垄断的。至少在确定谁是恐怖份子这一点上,只有中央的或联邦机构才可以做出决定。因为地方携意识形态而盗国的先例并非没有,最近重庆的“唱红打黑”的意识形态运动和腐败无度、谋权篡位相联系的阴谋被中国中央政府敏锐地察觉。但是新疆呢?因为关系到“国家主权和安全”就可以任由新疆地方政府出台各种地方法律法规,随意剥夺维吾尔人作为中国公民的权利吗?护照不能办、宗教不能实践、穿的过于保守的维吾尔妇女非要被拔掉长袍,体毛长的维吾尔男人不能办理国家的基本手续和证件。如此如此。想当年,日战区办良民证也不需要如此般般呢。非要搞得维吾尔人去韩国整成汉人面孔才算是反恐胜利吗?即使可以整容,那也得有护照才行的。不然,咋整哩!

历史将会证明,新疆将是另一更隐蔽“唱红打黑”的重庆,只不过,这次唱的是“主权和安全”。如果这一运动得逞,其结果就是挑起中亚/南亚穆斯林世界对中国的圣战。强大如苏联、美国都在阿富汗穆斯林Mujahiddin的游击战中落荒而逃。难道中国比美苏更强而不介意制造一场不对称的圣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