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官方分裂主义的回应: 对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中文网站的一点分析

Posted: 2013年10月10日 in Other authors

539559_564269046918442_1722616689_n

在中国,有关维吾尔人和新疆/东土耳其斯坦的宣传基本上是中国官方口径一致报道。从新疆街道办事处的“管员”,到新疆自治区政府发言人千篇一律的无理无据的漫骂和指责,到中国各类无知、无德、无能的所谓专家的附和,再到官方媒体统一口径的报道和宣传,都揭示出了解和解决新疆和维吾尔问题的屏障: 中国的信息控制、封锁、审查和编造。
当然,中国的执政者对于信息垄断的重要性在封建时代早已登峰造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说出了民间舆论力量对统治者的威胁。但是同样在中国古代,汉族人民至少还有期待清官的偶然性,但是今天,全方位的人身控制和系统性的信息封锁使得作为中国公民维吾尔人民连基本的申诉途径都没有:在所谓的各种有关“恐怖主义”的报道中,世界人民看到的仅仅是“扫荡”式的就地屠杀,毫无人性的就地掩埋尸体,企图消尸灭迹;作为中国公民的基本法律权利被剥夺,作为人类的起码尊严被污染,连尸体都不放过,这种凶残到底在掩盖什么?

中国的官方宣传动辄就将新疆的冲突归结于外部反华势力和敌对势力。这不仅在侮辱维吾人的人格,也在侮辱汉族人民的智慧,有着强大国防和尖端武器的庞大的中国军队镇守着中国国土的四面八方,外国恐怖主义势力和敌对势力难道从天上掉下了的吗?维吾尔人连正常的护照都办不下来,那些参与冲突的维吾尔街头小贩和田间农民难道在梦里去了车臣、利比亚和叙利亚,接受了洗脑和训练,在新疆搞恐怖主义吗?

即使有维吾尔人可以通过变身法到了国外,产生了新疆问题的外部因素,但那也是次要因素。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哲学大师们早已告诉我们,内因素是促发事物变化的主因。中国的新疆和中央地方政府不但不反思其治理新疆的无能和错误,反而将冲突的责任归结到外部因素。到底是外部势力在统治新疆呢,还是中国在统治新疆呢?其实,只要洞彻中国政治文化及中国历史的人,都可以看出新疆治理的重大失误。仅举几例,可见一番。

1. 为什么王乐泉可以新疆胡作非为长达20多年? 即使从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履新的传统来看,这正常吗?
2. 为什么在王乐泉任内,新疆制定了如此多的所谓政策法规,尤其是敌视维吾尔语言、文化、宗教的政策? 在同样的中国少数民族地区,如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为什么朝鲜族可以以朝鲜语教学?甚至当地汉族也到朝鲜族学校学习?而新疆却非要搞得鸡犬不宁?新疆的所谓的地方性的政策得到中国全国人大的通过吗?得到过国家民委的审视吗?这些真正压榨维吾尔人民的、长官意志的管理法规没有违法中国的基本大法《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吗》?如果新疆是中国的领土和区域,那么在新疆实施反中国根本大法《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不就是公开的、官方的分裂主义行径吗?
3. 为什么新疆的矿产资源等在王乐泉执政期间,几乎尽入山东人手里?如“鲁能”等垄断新疆和国家矿产资源?为什么连水库管理人员等,都是山东无业游民到新疆后却被纳入新疆管理编制?
4. 即使在新疆“反恐”,那也需要买高档豪华“奔驰”轿车吗?即使反恐,你看到过美国大兵在阿富汗开着奔驰吗?
5. 如果挖深一点,共产党虽说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但在新疆当地最高官员的任命上却缺乏文化宗教敏感性。山东寿光县自乾隆以来就有反“回”的传统。寿光县瘪三儒人魏塾在乾隆年间因妄肆评论“徙戎论”、以古之“五胡乱华”讽喻清之回部,而遭到乾隆的惩罚。自民国以来,山东、河南的反回传统有增无减,这从历次的“辱教案”可见一斑。最新的“阳信事件”即是这一反“回”传统的延续。从这种有反回传统的地区挑选最高官员到新疆,尤其是长达20多年,出现反伊斯兰、反维吾尔现象,其实和中国官员的任命缺乏历史性的考察和中共官员回避制度的缺乏有直接关系。

当然,在新疆,没有武装、没有资源、没有实力的维吾尔人处于挨打镇压的状况,即使有挺身而出的手持菜刀的朱德式维吾尔人,在武装到牙齿的军警面前也是应声倒下。但是,在中国境内被压迫的维吾尔人却开始在中亚南亚得到声援和支持。虽然中国的官方媒体对于中国公民在中亚、南亚的频频遇害蜻蜓点水,语焉不详。但是,2012年中国公民、北大或北京外国语大学(相互冲突的报道!)学生姜华在白沙瓦被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枪杀宣告了国外武装组织对维吾尔人在中国被虐待的报复。巴基斯坦塔利班公开声明他们枪杀中国公民是为了给维吾尔人报仇 (详细分析见,新疆评论,https://xinjiangreview.wordpress.com/page/2/,“The killing of Jiang Hua: the domestic Uyghur cause and the coming international Jihadism in South-Central Asia?”)。在这个不对称战争的年代,对自己公民的穷兵黩武和外部世界的无知导致的结果就是对全体中国公民在国外的报复,尤其是在中南亚。从这个意义上上,中国的官方政策和官员们以一己之私而牺牲了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命安全。照此下去,在西面牺牲中国的国防安全也是指日可待。反伊斯兰的政策将最终导致中南亚的反中国圣战的生成(尤其是中国的西北五省公然将民间出版的穆斯林的经典列为扫黄打非的目标,实在是故意制造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这个中文网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开启了以汉语揭示新疆问题本质的窗口,它将有助于和广大的汉族人民一道,站在最基本的人道和人性的角度,在反击暴政宣传的同时,也将有助于和维汉人民之间的沟通和交流,防止两个民族被挑拨离间,以避免更多的维汉人民死于非命。

Chinese lad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