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s of Passports for Muslims in China: A Case from Gansu

Posted: 2013年03月16日 in Other authors

passport-huzhao

The following selected letters are written by a Hui father, Ma Zhifang (马志芳), from Linxia Hui Autonomous Prefecture of Gansu province to appeal the Gansu government to implement China’s Constitution in this Chinese province and to issue passports to his son and him . At the same time, this father reveals the dirty politics of passport adjustment or 护照调控 in Muslim autonomous regions in Northwest provicnes (beyond Xinjiang and Tibet).

http://greenflag.blog.sohu.com/147027661.html
http://greenflag.blog.sohu.com/247821987.html

穆斯林是中国公民吗?

——————————————————————————————————-
本来,护照(passport)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出入本国国境和到国外旅行或居留时, 由本国发给的一种证明该公民国籍和身份的证件。

  不复杂吧?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公民往往持有“三证”,即身份证、驾驶证和护照。记得哪年在云南昆明举办什么“博览会”时,举办者专门邀请一些欠发达国家的驻华领事馆,在会议期间开设“护照”与“签证”业务:只要交70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模拟护照”,然后,傻乎乎的中国公民在那些“领事馆”前排起长队盖章“签证”。并不可笑,毕竟刚刚走出十年动乱,毕竟刚刚结束与国外有联系就有“特嫌”的闹剧。但这至少说明,护照与签证依然不失为奢侈品。

2008年,我的儿子被马来西亚多媒体大学录取,因高考成绩优秀,被该大学授予全额奖学金。然而,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公安局,我们难以通过正常手续和途径申办护照。他们居然提出“要求”:让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馆“证明”多媒体大学的存在。真是荒唐,一所国外的大学怎么由大使馆证明呢?当我们到马来西亚大使馆开证明时,在那里工作的中国人惊讶不已:“什么临夏州?这是外交笑话!马来西亚的大学是否存在应该由中国政府证明,不是由当事国的大使馆证明。”无奈,我通过马来西亚的朋友,找到大使馆的负责人,请他们考虑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州情”,破例开个证明。我们从中国人手中开出开明后,他们哭笑不得。可是,因前后倒来倒去两个多月,超过那边的开学期限,我的孩子未能成行,奖学金也作废了。

  从中感到,我们这些少数民族尚未享有申办护照的平等,或是尚未享有起码的民族平等。因为,回族以及信仰伊斯兰的其他少数民族(还有甘南州的藏族同胞)很难通过正常途径申办护照;不论有什么公开与隐蔽的理由,这都难以体现民族平等,都难免涉嫌民族歧视,也非《宪法》和中央的精神!  

  前不久,我们在一个朋友家座谈,我以申办护照为例,提出维权的事。有人笑谈:“我因读博,把户口迁到上海。在那里申办护照时,我提前想好很多要回答的理由。递给身份证和户籍复印件后,办公者头也不抬地问‘自己来取护照还是邮寄?’”

  还能说什么?  

  事出有因:甘肃省曾出台违反相关国法和国际法的《特殊地区公民申请因私普通护照的调控措施》。虽然,之前我们少数民族申办护照依然艰难!

  没什么,我们将依法诉讼,依法维权,直到可以通过需要的手续申办和获得护照!

  中国社会逐渐导向公民社会,逐渐实现正义和公平,这应是人心所向,也是大势所趋。

Old Hui

—————————————————————————————–
2月20日,甘肃省公安厅纪委曹书记与我通了电话。此前,由于感冒,我关了手机。曹书记的人重视与我联系,专门在搜狐建立“一次性博客”,给我留言;又在中国穆斯林网注册用户,均以这样公开的方式请我与他联系,内容都是关于调控护照。

  在电话中,曹书记说了三点:
  一、“调控护照”是上面的政策
  他多次重复,因为“你是老师,你懂,我才给你说,老百姓不懂,我不会说。这是政策,这个事情不管就会乱。”
  在通话中,他有一个习惯语“你明白不?”、“你懂不懂?”我回答,“我懂,我听懂汉语。”
  至于“老百姓不懂”,我就不懂了……
  
  关于“就会乱”,我的理解是:不控制护照,更多穆斯林就去朝觐,朝觐多了就会乱。

  显然,对穆斯林朝觐的设防根源较深,并试图用“调控护照”来实现这个目标。
  延伸:对所有申办护照的穆斯林公民都加以限制,而且采用超越法律的“怀疑法”,途径是办证人员的“眼功”和“心功”,他们的这种特异功能可以看出申办护照的回民都是潜在的“准朝觐者”,像我,根本没有朝觐的计划,但还是受到他们的“高遇”;谁让我也是回民呀?

  二、“你的意见没有错,是对的……”
  这个就是这样的回答。问题是,“调控护照”不对,“调控措施”违法。
  在给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信及甘肃纠风网的意见中,我都谈及办证机关对我们回民的工作态度,也谈及索贿现象。对此,曹书记没有任何回答。

  三、“你的个人诉求……”
  曹书记也谈到我的“个人诉求”:“你的证不能在广河办,也不能在临夏办,只能到省厅办。”
  他还给我说了甘肃省出入境管理局王局长的电话号码。
  
  我在电话里给王书记解释:可能有些误解,我不是为自己申办护照才质疑和批评“调控护照”及“调控措施”的。因为,我儿子在马来西亚留学,属于“调控措施”限定的“直系亲属”,我可以从县公安局申办护照,只要提供“调控措施”附件的近乎恶意的那些条件,其一就是“邀请函”。
  焦点在于:我不需要邀请函,我要像汉族一样地申办中国的护照,因我至少还是中国公民,虽然倒霉地在身份证上打着“回族”的烙印……

按照曹书记提供的号码,我先给王局长发了短信,他回信让我去找张科长。
  在出入境管理局三楼302,我见到张科长,是“审批科科长”,也是签发护照的最后一道关口。
  她看完我的材料,说,按照她的权限,她不能审批这个材料;期间,她还到四楼请示了王局长,结果都一样,并质疑我的“访友”事由。
  
  我的态度:
  一、我的申请中只缺一样东西,那就是“邀请函”,我偏偏不能成全;如果就此让步,我就不会来这里;
  二、护照对我个人只是一件象征性的东西。我只是像汉族一样地申办护照;
  三、我再一次“懂了”:我们回族不可以出国访友,就因为“调控措施”遗漏了“访友”的相关限定;
  四、其实,早在“调控措施”出笼前,在2001年,我用3500元票子卖了一本护照,从省厅,通过护照贩子。

  在整个过程中,张科长表情严肃,听到我的高价护照时脸色稍稍变了一下。

  这个经历很有趣:的确,回民申办护照非常难!不管是曹书记、还是王局长、张科长,对我们回民的“原则”都铁板一块,没有任何“网开一面”的意思,生怕多“放走”一个回民就会天塌地陷。

  当然,这一次,打死我我也不会购买中国的护照了;现在我把绳子都看成毒蛇了……

  从头再来——
  维权,正在进行时……
  尽快起诉“调控护照”……
  向全国人大提请对“调控措施”的立法审查……
  废除调控护照,实现民族平等……

——————————————————————————————-
这是我给贵网的第四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主题是“调控护照”造成的护照难及其腐败。
  
  这一次,按照甘肃省公安厅纪委曹书记的理解,我不是为我的“个人诉求”,即通过网络或上书领导的方式能像汉族人民一样,依照《宪法》“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则,为自己申办护照。虽然,我的儿子在国外学习,校方要求学生家长参加毕业典礼,但我不愿屈从“护照调控措施”对回族等人民的歧视性限制。所以,我无法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我这“回族人民”不幸福没什么。

一开始,我的护照申请与朝觐没有任何关联,不属于“调控护照”的范围。相关部门不能判断我出国的目的,应是他们的业务能力所致。我的护照申请被广河县公安局拒绝,在远远超出法律规定的时限后,更没有给予法定的书面说明。另外,为了真正遏制零散朝觐,相关部门可以采取别的措施,比如,让回族人民交付押金、可以抵押房产、可以抵押土地……以此类推,进而做到万无一失。
  
  可以说,我给贵网的第二封信起了作用:曹书记与我通话,并让我去省出入境管理局申办护照(因审批科“没有权限”审批而再遭拒绝);曹书记的工作人员承诺在网上回复相关疑问(似无)。然而,我给贵网的第三份信(见本文下方)没有回应。没什么,我们回族人民的声音一直很小,况且本人乃一介穷教员,人微言轻。
  
  在此境况下,我开始收集材料——相关单位办理护照的索贿及当事人“被行贿”的材料。这些材料确实有趣得很……
  
  限制和刁难我们回族护照的理由是“为了遏制零散朝觐”。实际上,在金钱和利益面前,任何人可以办到护照。一度时期,甘肃的护照仅限于旅行社代办。这应是相关部门默许的。而费尽周折办到护照的回族人民,不但给旅行社缴费和纳税,即旅行社虚开发票并“代征”税款(我将另案举报此事),而且非要到周边国家“被旅行”一次,然后,由“保管”护照的旅行社最后发放护照。这无疑是对回族人民的折腾和玩耍。因此,我把这类护照称为“折腾护照”,历史将书写这一损伤公民权益和民族利益的败笔!
  
  在某县公安局,股长启发某某:“你们挣钱,我们下苦……”随之,“买卖”就有了……
  是啊,我们穆斯林人民的朝觐早是路人皆知的一块肥肉,从名额到护照,层层盘剥、个个分红:
  1、高价买卖朝觐名额;2、临夏及相关地区一定级别的领导(包括非穆斯林)被分配两个朝觐名额(当然可以“转让”啊);3、透露一点“风声”:旅行社代办的护照每本“小费”一千元起价(二百元的护照,有时可以卖到万元及以上。2001年,我的护照就是通过兰州的护照贩子直接卖到的。)
  
  请看当时的办证“流程”——
  1、某退休科长的女儿从护照贩子那里“收揽”护照申请,然后交给其父;2、其父拿去办理(他不傻,会拿自己的红利);3、出证。其实护照不难,只要付代价。
  
  这段日子,我的心情蛮好:中央的声音就是最好的营养!其中就有“网上舆论或骂声都听”。
  
  关于护照难及其腐败,我不会像朝觐名额和护照办理那样神秘兮兮地暗箱操作,我的动态如下:
  1、向贵网写第四封信;2、等候回音;3、去北京探访儿子的母校;4、……公开材料;5、上法庭(我很矛盾很痛苦,为护照打官司觉得很丢人,这也很扫祖国的脸,更怕后人耻笑啊)。
  
  谢谢并祝好!
  
  公民:马志方
  (网民:渗渗泉)

我的博客:
http://greenflag.blog.sohu.com

甘肃纠风网:
http://gsjfw.gansu.gov.cn/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